• Lina K.

如果可以選擇,你希望你的死亡日是預期中的還是意料之外的?

娜娜在醫師的宣告下 開始了漫長的拔河

與痛楚的對抗

在有限的時間


時高時低 時好時壞

一會兒前進 一會兒後退

唯一不變的是使勁緊握著繩子

不能放手


白袍軍師策略指導

親友團擺開後援陣式


娜娜的雙手破了痛了

親友團下場拉的比娜娜還拼命


娜娜沒有時間包紮雙手

親友團的吶喊讓破了的手忘了痛


軍師策略一本接一本的翻 懸著的心跟著一波一波的沉


然後


原來最後一關娜娜必須單打獨鬥


空氣變得稀薄

親友團的吶喊傳不到娜娜的耳邊


軍師說他是人不是神

我們都哭了


與此同時


帆兒刷著牙 開始他一如往常的每一天

戲稱自己一隻小工蟻

忙上忙下 忙進忙出

有時偷懶理所當然


在外小工蟻 是家人的獅子王

帶麵包回家的 也是帶歡笑回家的


然後


帆兒消失了

一瞬間冰刀劃過空氣凍結了一切


早上的笑鬧是明是幻

中午的聚餐是虛是實


下午的電話是真是假


晚上的冰冷是暫時還是永遠?


你知道 你不知道 你不想知道


帆兒好像在又好像不在

你看到他了

但又不是他

是他吧


嘎然一聲 記憶被鋒利的斷了一刀


我們都來不及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