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 妳是帶著希望離開的

走進朵琳的房間

8坪的標準空間 一張單人床 一張床頭櫃 一個衣櫃

一個四層櫃上面一台電視

電視旁還有一個比我還高的老式抽屜櫃

抽屜櫃上面立了一張黑白老照片

是朵琳70年前的結婚照

角落一張木頭小圓桌 上面放滿了各式小禮物和花卉

朵琳坐在她的輪椅上 面前一張移動式小桌面

桌面上有杯水 渴了可補充水分

一支無線電話 與外界的連結

還有一台舊式收音機 播放著電台廣播

天花板裝著升降機 讓朵琳能安全的在床與輪椅間轉換

房內的廁所傳來不大也不小 但很有存在感的隆隆聲

製氧機運作著


哈囉!朵琳~ 我介入了朵琳與電台之間

喔嗨!琳娜 朵琳洪量不疾不徐的回應 一邊將收音機關掉


我走近朵琳的左手邊 讓她能較不費力的聽見我的聲音 ...

朵琳說

她不知道自己算是勇敢還是個懦夫

但她知道 她寧可沈沈睡去


那天 應當充滿氧氣的肺被水填滿的溺水感 是揮之不去的夢靨

隨著心臟的老化衰竭 積水極有可能再度發生


我張口卻無語 面對事實 再多的安慰也只是徒勞


朵琳說

她已經這把年紀 該做的 想試的 都已經歷

人生已無憾

如今 身體已成禁錮

靠著機器才能起床 靠著機器才能呼吸

每天懼怕著夢靨再起 每天祈禱著一覺不醒

還剩什麼?


我想 是人應該都能理解的


我問朵琳 你有信仰嗎?


朵琳說

她沒有特別信仰哪個宗教

但她知道 死後她會與已去世的家人們團圓


我想 朵琳已經準備好了 下個旅程

很多很多的聯繫 一步一步的關卡

不只是一項task 是一個mission

會議安排 文件處理 庶務罷了

直到日期的決定

我再次走進朵琳的房間

朵琳一如往常的朵式幽默


我問朵琳 有什麼願望清單嗎


朵琳一臉認真的想了一下

說她已無憾 只想靜靜的 不想干擾其他人的


我再問朵琳 最後一天想怎麼過

朵琳淡淡的 認真的說

就跟平時一樣就好


朵琳客氣的說著感謝的話

我握著朵琳的手

認真的感謝她 是她給了我學習的機會


我跟朵琳說 我不會忘記她的

她認真的感謝我

我想 這我真的忘不了 哪天我若有了失智症說不定都記得


走回辦公室 登入照護系統 寫下紀錄給護理人員

朵琳的兒子提早到了 在房裡兩人聊著

醫師到了 護理人員也到了 在隔壁房準備著


是下午茶時間 餐廳中 其他住民們輕鬆的閒話家常著


醫師和護理人員走進朵琳的房間

我徘徊在走廊上 欣賞著平時根本不會駐足的掛畫


候著

按下送出鍵 上傳簡短的紀錄 關上電腦

走向停車場的途中總是會經過用餐區

下班時間是住民們的晚餐時段 今天也不例外的滿座用餐著


餘光刻意的掃向朵琳平時用餐的小角落


朵琳的座位 今晚還是屬於朵琳

這是我們的默契


我知道 妳是帶著希望離開的



  • LinkedIn - Black Circle
  • Instagram - Black Circle
  • Facebook - Black Circle

© 2018 Registered Social Worker Lina Kuo in BC, Canada.

​Follow L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