稱我「可樂」就好


帶著燦笑的陽光大男孩輕鬆的坐下,吸了好大一口手中的可可碎片冰沙。


「你知道嗎?我永遠都記得我第一次一個人抵達溫哥華機場的那天。」


那年15歲,

拖著兩個裝滿期許、夢想、與眼淚的行李箱,握著父母交付的一張單程機票,

可樂開始了舉目無親的生活。


「我當初說有多氣就有多氣,入海關時我甚至拜託移民官把我遣返。」


青少年時期,朋友群是生活的重心!

卻不得不與朋友道別。

看著家鄉朋友們微信貼文的合照,上山下海玩,嘗試新餐館,

大半夜睡不著,指尖滑著動態文,眼角倔強的水珠忍著不掉下來。


「家鄉的人以為我在這享受高級生活,他們沒一個能明白我真正的苦。」


有的寄宿家庭,伙食真的不習慣,吃不好心情就差。

有的寄宿家庭,好幾個人共用衛生間,方便一下也會被敲門。

有的寄宿家庭,隔音極差,隔壁的音樂、樓下的電視,鬧得無心唸書。


可樂手中的可可碎片冰沙,好似忽然變成極酸的咖啡難以下嚥。


曾經在家鄉,英文成績一等一,大家都佩服的。

到了海外,

想交個朋友,連自我介紹都要事先練習過。

要寫個作業,還得確定有聽懂老師交代的。

上台報告前,除了練習還得寫好講稿來唸。


曾經在家鄉,朋友一群一群算的,每天下課都有好玩的。

到了海外,

新朋友可能沒看過家鄉火紅的動畫,好難聊。

新朋友可能沒聽過家鄉有名的歌手,好失望。

新朋友可能沒吃過家鄉道地的菜餚,好思念。


「你知道的,每個人有每個人的人生,日子還是要過。」

可樂喃喃著,眉頭不自覺得皺了一下,但嘴角帶著肯定的微笑。


可可碎片冰沙被暖陽融化了一些,水珠沿著杯子滑落,如曾經的汗水般。


「你說說,人要有多幸運,才能有兩個家鄉,兩個城市都有人期待我回去呢!」


冰沙早已融為冰可可牛奶,空氣散著濃郁香醇的甜。



  • LinkedIn - Black Circle
  • Instagram - Black Circle
  • Facebook - Black Circle

© 2018 Registered Social Worker Lina Kuo in BC, Canada.

​Follow L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