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要及時

一個不算太忙的傍晚 在辦公室接到一通電話

說著英式口音 聲音聽起來有點年紀的先生


他說他叫泰德


聲音有一點不清晰 我很努力的聽


泰德說他嘗試打電話給史黛拉 已經打了兩三天 但史黛拉都沒有接也沒有回電


我翻開住民名冊尋找史黛拉

對 史黛拉是我們的住民


我問泰德 要不要我幫你去史黛拉房間看一下?


泰德聽起來有點焦慮 但又客氣的說不用

泰德說他只是想要確定史黛拉是否安好


我遲疑了一下 因為對史黛拉這位住民有點生疏

我試著請泰德在線上等等 想去看一下史黛拉房間的電話怎麼了


泰德趕忙說不用麻煩 說他明天再撥


我想說現在才傍晚 就跟泰德說他可以晚點打看看


泰德說 他人在英國 那邊已經晚上11點 沒有再晚了


我愣了一下 有點乾的說道 好的 那就明天再播吧


泰德說 請我幫忙傳達他的留言給史黛拉 說他打了幾天都沒接 但他明天會繼續試


電話掛了 沒有問泰德的電話號碼

國際電話 機構大概也是無法撥出吧


決定還是去看一下史黛拉


走到史黛拉房間 史黛拉安靜的躺在床上 雙眼閉著似乎在休息

簡單掃視一下史黛拉的房間 她的家用電話靜靜的站在床頭櫃上

我走到護理站問問護理人員關於史黛拉 邊想著要如何把泰德的留言傳達給她

護理人員說 史黛拉能夠說話也能夠讀字的 只是字要寫大一些

我走回辦公室 拿了一張A4 把泰德的留言大大的寫下


拿著大大張的留言走回史黛拉房間

看到兩位護理人員站在史黛拉床側 邊量著血壓

拿著血壓計的護理師說 史黛拉的血壓低的有點難量 史黛拉的體溫也比平時低許多

然後一片沈默

床另一側的護理長說 接下來要持續觀察一下

護理師問到 我手上的留言是什麼

我解釋到 一位叫泰德的先生說他打電話找史黛拉一直沒通 然後他明天會再試著打

護理師說 泰德是史黛拉的男朋友

之前 泰德都會定期從英國飛到加拿大來探望史黛拉

護理長看著血壓低到量不到的史黛拉然後對我說

如果接到泰德的電話 務必盡可能轉給史黛拉

我說好 然後拿著那張留言又默默回到辦公室

但明天是週末我也不上班 希望明天泰德打來史黛拉能接到


週一進到辦公室 登入電腦系統看更新

史黛拉的名字不在了

趕緊點開照護紀錄看看


在那天我下班離開後

史黛拉的情況急轉直下 護理人員趕忙聯繫家屬來見最後一面

史黛拉沒有等到孩子抵達就先離開了

就在我接到泰德的電話的當天晚上

孩子們很驚訝 覺得很突然


我也覺得


不知道泰德是否收到消息了



  • LinkedIn - Black Circle
  • Instagram - Black Circle
  • Facebook - Black Circle

© 2018 Registered Social Worker Lina Kuo in BC, Canada.

​Follow L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