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na K.

用一生治癒童年 - 極端無所謂的孩子


 

我覺得死掉也無所謂

跟在電玩世界按個鈕刪除帳戶一樣罷了

我也不會想要重新開始

這些過程對我而言都毫無意義

眼淚是個我無法理解的東西

什麼是別人的感受?

不過其實我也沒興趣理解

 

在社工的職涯中 或在教育的場域中

我們都遇過什麼都無所謂的孩子

如此的無所謂

是長時間經歷幾個階段的慢慢發展而來

先是硬擠出來的無所謂 用來保護自己不被冷漠攻擊

接著訓練出習得的無助 讓自衛的”無所謂鎧甲”越發堅固

然後有一天

“無所謂”成為了人格的一部份

像一塊黏土混入不同的顏色後的不可分割

人格的養成 是經歷長時間的學習

童年 是人格發展的黃金時段

童年所經歷的人事物 一點一滴的雕塑著一個人的人格

當”無所謂”這個顏色均勻的混入了手中的黏土

嘗試切割 已不在你的選項中


 

我常常在思考死亡

你問我死前一天我想做什麼?

我還想不到 應該說我還沒決定

你問我死前想跟誰講話?

我父母

我要他們知道 他們是錯的

然後就沒有其他人了吧

我死掉的話 就算有人會難過 那也是他們的事


 

孩子 我想要你知道

今天你的無所謂 不是你的錯

當初你桌上黏土的顏色就只有那些選擇

在自己的摸索之下

你懵懂的、盡力的 捏出了你的捏麵人

我只是覺得感傷

從你來到這個世界的這些年來

還沒有遇見任何人、任何一段關係 能牽絆你、帶給你希望

孩子 我想要你知道

你的捏麵人很美

顏色已不是重點

接下來是看你想捏出什麼型

昂首捏出你的形狀吧!

我只希望

你不需要用到一生去治癒童年